欧洲移民危机的“生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8日
       9月2日, 一名3岁叙利亚男孩的尸体在土耳其海滩被海浪卷走。这一幕被记者拍到, 并被全球多家媒体报道, 再次引发人们对欧洲移民危机的思考。每天都有大量关于移民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船、卡车)偷渡到欧洲“天堂”的新闻。尽管知道前方的危险, 但每天仍有数万人乘坐危险的船只被偷运到欧洲, 甚至被走私者付钱。 8月26日, 奥地利警方在靠近匈牙利边境的高速公路上的一辆废弃卡车中发现了71名叙利亚偷渡者的尸体。
       几乎同时有 200 人在通过地中海走私时溺水身亡。进入欧盟国家的难民人数激增;据欧洲边境局估计, 2015年迄今约有34万非法移民偷运到欧洲, 其中叙利亚难民占最大比例。内战和恐怖主义使大量叙利亚难民背井离乡。从 2014 年 7 月到 2015 年 7 月, 欧盟收到了大约 21 万份叙利亚难民的庇护申请。绝大多数叙利亚难民逃往三个国家:土耳其、约旦和黎巴嫩。此外, 由于经济落后、失业率居高不下、政治腐败等问题, 从西巴尔干地区偷渡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加剧了欧洲的移民危机。 2015 年上半年, 德国收到的庇护申请中有 40% 来自科索沃、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美国等全世界也都为移民问题所困扰, 但欧盟的困境更为突出。移民在增加, 欧洲该国措手不及, 也暴露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分歧。造成欧洲移民危机的原因有四个。首先, 难民和移民是无法区分的。根据1951年通过的联合国公约的规定, 难民是指因害怕种族、宗教、国籍、属于某一社会群体或某一政治见解而离开本国而不愿返回本国的人。他们的国家因为上述恐惧。经济移民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经济环境和就业机会而离开本国的人。从提出庇护申请到最终确认难民身份的过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欧洲政府的判断至关重要。如果难民身份得到确认, 在庇护国受国际法保护, 如果被指定为经济移民, 则很可能被驱逐出境。为逃离迫害、歧视和步履蹒跚的经济而离开本国的人应该被归类为难民或经济移民吗?那些通过难民身份进入该国但随后在该国寻求更好就业机会的人是如何定义的?判断的界限模糊, 存在一些灰色地带。判决的结果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二是移民政策分化。原则上, 欧盟《都柏林公约》规定,

寻求庇护的难民从哪个欧盟国家进入,

该国有义务为难民提供庇护并审查庇护申请。由于这项规定, 意大利和希腊等地中海国家最先受到移民潮的冲击, 尤其是希腊。希腊一直处于长期衰退之中,

没有条件应对移民的涌入。德国暂停允许难民入境条约在其他欧盟国家申请德国庇护不需要德国是入境国。柏林呼吁欧盟为成员国设定接收难民的配额。这得到了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和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的支持。但遭到包括英国和匈牙利在内的国家的反对, 他们坚持认为应该由政府决定自己的移民政策。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指责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邀请”移民进入欧洲。分歧和指责侵蚀了欧洲的统一战线。再次, 民粹主义干涉。在针对难民和移民的暴力行为愈演愈烈的德国, 申请德国庇护的难民人数与 2014 年同期相比增加了 132%。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煽动使得就统一的移民政策达成一致变得更加困难欧盟成员国之间。最后是“统一欧洲庇护制度”的失败。 2013年, 欧洲议会启动建立“欧洲统一庇护制度”,

确立了统一的庇护申请流程和方法。
       遗憾的是, 欧盟国家并没有成功实施这一制度。而且由于欧洲对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名单没有达成共识, 因此更难区分难民和经济移民。欧洲也没有难民中心为难民提供住宿和审查申请。每个欧盟国家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导致制度混乱。欧洲的移民危机只是世界缺乏处理移民流动的统一机制和标准的一个例子。
       为了最大限度地从全球化中获益, 近几十年来, 在各国政府的努力下, 生产要素(如资本、产品、服务和思想)在国际上流动。运动的阻力越来越小。然而,

由于人员流动涉及主权、安全、就业、国家认同等政治敏感问题, 跨区域和国际人口流动政策的制定仍然滞后。这导致了这方面的政策真空。解决上述困境的出路在哪里 虽然不容易, 但欧盟有能力, 也必须改进。欧洲领导人将于 9 月 14 日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 以解决移民危机。
       以下问题是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重申人道主义原则:尽管欧盟需要进行边境管理, 但应以尊重移民的人权为前提, 即使是非法移民。匈牙利在其与塞尔维亚边境的围栏不符合欧盟的人道主义原则。成员国之间共同接受难民的协议。目前, 欧盟国家无法就配额制度达成协议, 需要寻找其他可行的措施来分担难民庇护申请的筛选、审查和批准责任。关于哪些国家的移民有资格申请难民身份的统一规定将有助于更清楚地区分难民和经济移民。成员国应承诺加快庇护申请审批程序, 减少摩擦, 让难民更容易重新安置。建立全球化的多边机制, 形成和发展移民和难民待遇的共同规范。国际移民组织(IOM)和联合国难民署(UNHCR)这两个主要组织已经为多边机制奠定了基础。但国际移民组织只是一个援助机构, 而不是一个国际谈判平台。 UNHCR忙于应对各种人道主义危机, 基本无能为力。与其创建一个全新的机制, 不如完善现有机制, 提高现有机制应对移民和难民危机的能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计划于9月30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移民问题, 这将有助于建立多边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