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旧小区坚持应改尽改 3.9万个小区投资钱路何来?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5日
       北京报道, 7月21日下午,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 出台《关于全面推进旧城区改造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明确提出, 政府要建立政府、居民和社会力量之间的合理分摊机制, 包括支持地方政府通过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筹集改造资金; 债券融资的企业信用债、项目收益票据等; 吸引各类专业机构等社会力量投资参与等。会上, 住建部副部长黄岩介绍, 《意见》将老旧小区改造分为三类 主要根据老旧小区的实际情况和居民的具体需求。 其中, 基本类别应该是“尽可能翻新”。 , 避免反复改造和骚扰居民。 国家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刘世虎强调, 经国务院批准, 2019年起将城镇老旧小区改造纳入保障性安居工程, 中央财政将 提供财政补贴。 2019年, 计划改造城镇老旧小区1.9万个, 国家发展改革委分两批安排250亿元, 支持中央预算内保障性安居工程投资;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规划改造3.9%的城市老旧小区。 中央预算内安排投资1万元, 安排投资543亿元。 “目前, 所有订单都完成了, ‘旧城区改造任务翻了一番, 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翻了一番’。”刘士虎透露。在实践中, 老旧小区改造非常复杂, 《意见》提出对改造内容进行具体分类处理, 区别对待。”《意见》主要根据老旧小区的实际情况和具体情况, 将老旧小区改造分为三类。 居民的需求。 其中, 基本类别要‘尽量改造’, 避免重复装修, 对居民造成多重干扰。”在介绍中, 黄岩介绍, 为什么将改造内容分为以上三类?黄岩解释说。 认为三类主要是根据老旧小区的实际情况和居民的具体需求而定, 其中, 基本类是指涉及居民基本生活条件、生活安全和日常生活保障的基本设施。 , 在工作中, 要求“尽可能改造”, 而政府财政资金主要是保障这部分, 力求一次到位;改造类是指改造内容符合 居民改善生活、便利生活的需求, 如社区建筑节能改造、加装电梯等 ors与居民需求不符, 达成协议后才能进行; 改善类主要涉及城市公共服务供给, 包括养老、托儿等, 因此主要看老百姓的需求。 后两者基本上是“菜单式”。 如果每个人都需要并同意,

他们会找到资源去做。 例如, 老年人多的地方和老年人年龄结构显着的地方, 可能需要更多的养老设施; 一个拥有大量年轻人的社区可能需要更多的托儿所。
        “全面推进城市老旧小区改造, 但也要优先考虑, 不能盲目借钱铺张。” 刘士虎强根据《意见》, 2020年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 涉及近700万户; 到2022年, 城市老旧小区改造的体制框架、政策体系和工作机制基本形成; “四五”末期, 根据各地实际情况, 力争在2000年底前基本完成需要改造的城市老旧小区改造任务。 《意见》要求, 以2000年底前建成的老旧小区改造为重点, 各地要因地制宜确定改造内容清单和标准。 “各地要优先考虑, 认真评估财政承受能力, 科学制定城市老旧小区改造规划, 切不可盲目借钱宣传。” 刘世虎说道。 据国家发改委统计, 2013年至2019年, 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总投资超过10万亿元, 年均投资约1.4万亿元, 中央补助资金等合计1.4万亿元。 作为中央预算内的投资。 , 年均约2000亿元。
        对此, 刘士虎强调, “‘十四五’期间,

我们将继续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投入中央预算内、‘四五’等资金的引导引领作用。 两斤, 大力、有序、全面推进旧城区改造和改善民生,

扩大有效投入。” 钱从哪里来? 今年将改造3.9万个社区。 投资规模有多大? 钱从哪里来? 对此, 刘士虎介绍, 2019年起, 城镇老旧小区改造纳入保障性安居工程, 中央财政给予财政补贴。 在城市老旧小区改造中, 刘世虎介绍, 中央预算内投资主要支持给水、排水、道路等与社区相关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 以及社区及周边配套公共设施建设。 养老、托儿、无障碍、便民服务等社区。 服务设施建设。 其中, 中央预算内投资将向排水等公益性改造倾斜。 财政部综合司司长赵志红也介绍, 该意见明确要求各省市县给予相应的资金支持, 老旧小区改造可纳入现有资金使用范围。 从出售国有住房。 总体使用涉及住宅小区各类资金。 “2020年, 财政部将安排303亿元支持地方老旧小区改造。” 赵志宏说。 刘士虎表示, 老旧小区改造因点数范围广、工作量大、情况复杂、资金难以平衡等问题, 难以形成合理的回报机制。 要多渠道筹集改造资金。 例如, 排水、道路等众多配套基础设施的改造, 具有公益性强、投资规模大、收益低的特点。 总体而言, 融资能力有限, 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 但也有一些配套的公共服务设施改造, 如停车场。 、便民服务等具有一定的经营效益, 具有扩大市场化融资规模的潜力和空间。 “未来,

我们将通过五个方面筹集改造资金:中央和地方加大财政投入, 鼓励原产权单位出资改造原职工宿舍, 持续加大财政支持力度。 , 推动落实居民出资责任, 创造创造条件引进社会资本。 刘士虎介绍。 特别是在引进社会资本方面, 各地要建立存量资源整合利用机制, 合理扩大改造实施单位, 盘活存量住房设施和低效用地, 统筹协调地下空间、公共住房和闲置土地。 社区的煤堆。 社区周边的农田、锅炉房, 以及公共住房和低效利用工业用地、非住宅用地、空地、荒地、厂房等, 以政府-社会的形式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改造建设 资本合作和总承包。 主要用于提供养老、托儿、停车等公共服务设施, 加快解决“一老一小”、停车难等民生问题。 从资金来源来看, 黄艳表示, 中央基本补助和各级财政投资会议将重点扶持, 同时也要强调水暖、电工等单位的投资责任。 由当地政府专门负责的供暖也必须落实。
        对于改善类, 谁受益谁贡献, 可能部分通过居民投资和公共资源转移来解决。 推广类还需要鼓励社会力量和社会资本的投入, 通过设计、改造、运营等方式提供一定的补贴和支持, 更多地依靠社会专业投资来解决问题。 在资金支持方面, 《意见》明确提出, 要健全政府、居民、社会力量合理分摊资金机制。 “谁受益, 谁贡献。”刘士虎解释说, 投资方案一经出台, 各地要继续做好事中事后监管,

将在线监测与实地调查相结合, 扎实推进投资建设。 项目开工建设, 促进物理工作量尽快形成。 见习主编:方凤娇主编:陈彦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