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停了, 抖音“失声”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北京报道称, 在遭到腾讯的攻击后, 处于野蛮成长期的字节跳动抖音再次受到严格的政策管控。 7月1日, 抖音因发布侮辱烈士广告被监管部门约谈。 抖音表示将暂停广告业务并进行整改。 今年, 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力推的海外市场也同时陷入发展困境。 引起业界关注的是, 抖音大举扩张的野蛮增长趋势是否会因此受挫? 在抖音不断跨越政策规范壁垒的同时, 其一直推崇的单一广告模式也面临挑战。 内忧外患的抖音野蛮成长似乎并不顺利。 张一鸣的短视频社交梦想面临直接挑战。 不仅在中国, 抖音在国外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7月1日, 北京市网信办微信公众号“北京网通”发布消息称, 国家网信办责成北京市网信办、北京市工商局按照规定,

联合采访抖音、搜狗等5家企业。 与法律。 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上的广告出现侮辱英雄烈士的行为, 要求5家公司从采访之日起对广告业务进行专项整治。 巧合的是, 7月3日, 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印尼被禁。 而这距离张一鸣发布抖音海外记录不到两个月。 抖音这次被海外封禁的原因是一段让人不舒服的视频。 据报道, 在change.org网站上, 一份要求印度尼西亚通信和技术部屏蔽抖音的请愿书得到了超过12.5万人的支持。 不过, 印尼通信和技术部表示, 如果 TikTok 能够尽快清理平台, 禁令可能会解除。 据悉, 抖音在印尼的海外版TikTok应用仍然可以下载, 但无法观看视频。
        火上浇油的是, 抖音小程序“抖音好友”被封禁, 微信的理由是“抖音好友小程序因涉嫌违反用户数据使用规范已被暂停”。 7月3日, 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抖音负责人表示, 我们认真落实监管部门的处罚决定, 严格按照相关要求进行整改, 与同行一道, 积极落实主体责任, 学习宣传贯彻英雄烈士保护工作。 法律。 随后, 抖音实际控制人北京字节跳动表示, 公司未认真审核第三方提供的关键词包, 存在疏漏, 并对推广组总经理和项目负责人进行停职。 由于印尼市场发展受阻, 7月5日, 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对于是否会影响 公司的国际化发展战略。 事实上, 这并不是字节跳动集团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 资料显示, 今年3月, 抖音因售假被媒体曝光。 部分用户通过抖音展示“自制”化妆品的流程, 贴上名牌商标, 通过微信转账, 形成了完整的黑色产业链。 为此,

抖音开展专项整治, 查删视频805个, 封禁677个账号, 新增添加67组禁用关键字。 4月10日, 今日头条“内段子”客户端软件及相关公众号因定位不当、作风低俗等突出问题被永久关闭。 监管部门还要求该公司从一案中推论, 全面清理同类视听节目产品。 4月18日, “抖音”涉嫌发布关于销售假视频的舆论报道, 北京市工商局也对该平台进行了采访。 事件发生后, 平台将第一时间采取措施, 对涉嫌违法内容进行删除和封禁。 对此, 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 尽管有政策底线, 但野蛮的增长让字节跳动集团在短时间内获得了一定的利润, 但这种野蛮的增长并不能持续很长时间, 政策被严格控制 . 它也将被逼到发展的角落。 单一模式受到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 短视频行业在经历了无节制、肆意增长后, 最终将迎来政策的严控。
        在这种影响下, 对于视频板块来说, 字节跳动相对单一的营销模式也难免陷入困境。 数据显示, 2018年初, 随着今日头条(即字节跳动)对公司内部业务重心的调整, 抖音月活跃用户快速增长。 第三方移动大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 CEO陈超告诉记者, 2018年前两个月, 抖音环比增长近100%, 月活跃用户突破1亿。 是经过重复数据删除后的今日头条用户的四分之一。 . 目前, 短视频行业的商业模式依然单一, 广告仍然是第一收入来源。 “如果广告业务暂停, 将对抖音的估值产生巨大影响。”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虽然字节跳动在广告方面吸引了大量品牌广告主和效果广告。 记者了解到, 广告是抖音的主要收入来源, 其中效果广告占90%以上。 暂停广告业务对抖音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 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 随着今日头条内部导流效应逐渐放缓, 抖音月活跃用户增速将继续放缓。 业内人士表示, 今日头条的用户规模已经与互联网巨头百度不相上下。 除非出现产业合并或内部产品重组,

否则用户增长天花板将是显而易见的。 在政策的持续严格管理下, 其广告效果也将遭遇最大挑战。
        受此影响, 抖音支持的一大批MCN机构和网红也将陷入亏损的困境。
        统计数据显示, 今年5月之后, 腾讯、微博等平台与今日头条的摩擦不断。 前者希望支持自身短视频产品的进一步发展, 并为MCN机构和网红提供一定的扶持政策。 业内人士向记者预测, 抖音支持的大量MCN机构和网红也可能因为运营风险而转向其他平台。 面对广告业务的困境, 受损严重的抖音不得不开发更多的商业模式。 但直播能支持抖音的商业野心吗? 对此,

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