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获审议通过 银行设立资管子公司热情有望升温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3日
       北京的一篇报道称, “招商银行拟以50亿元发起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 引发了对该行资产管理子公司的广泛讨论。 日前, 本报记者发现,

其实早在2015年和2016年, 光大、浦发、中信三家银行就发布公告称, 希望设立资管子公司 并提交了他们的计划以供监管部门批准。 不过, 到现在已经两三年了, 还没有人宣布批准。 “在相关制度未明确之前, 监管部门不批准理财业务子公司或资产管理子公司是正常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当然, 制度明确之后, 成立资产管理公司等工作节奏肯定会 被加速。 关于资管子公司的进展情况, 中信银行近日回复记者, “在监管部门正式发布‘资管子公司’实施方案后, 我行将稳步推进资管子公司的设立。 符合监管要求。
       ” 光大银行也表示目前没有, 如果有进展会另行公告。 银行资产管理子公司的设立多年来一直在等待批准, 关于设立“银行为本”资产管理子公司的讨论不时出现。 3月23日, 招商银行公告称, 拟投资50亿元设立全资资产管理子公司“招商银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该申请仍需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一时间, 业内人士认为, “第一家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来了”。 同时, 本报记者发现, 早在2015年初, 监管部门提出“条件成熟的银行可在信用卡理财、私人银行、 实现法人独立经营”, 包括光大、浦发、中信等银行在内的部分企业已开始设立理财子公司或资管子公司, 并称需要监管审批。 “资管子公司的设立, 为银行合规开展资管业务提供了更多空间。一方面,

在业务发展过程与银行传统业务之间建立了有效的防火墙;另一方面, 有利于取得资产管理业务自主发展的资格。”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成元指出。 董希淼还表示, 资产管理子公司的设立, 有利于在银行理财业务与其他主营业务之间建立防火墙, 让理财业务更加创新发展, 避免将风险转嫁给其他业务。 业务部门。 更专业、更独立的经营管理业务; 有利于资管业务在合规等方面更好地创新。但上述三家资管子公司尚未获批成立至今已有两三年时间。 “在监管部门正式发布‘资管子公司’实施方案后, 我行将按照监管要求稳步推进我行资管子公司的设立。” 中信银行表示。 光大银行回复称, 目前没有最新进展, 如有新进展将另行公告。 对此, 董希淼分析指出, 在相关制度未明晰前, 监管部门并未对理财业务子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进行监管。行审批, 这是正常的。 系统明确后, 统一设置也符合相关要求。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兴3月24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将认真对待银行资管子公司的申请,

鼓励更多主体参与, 主体专业化有利于 提高竞争力和效率。
        “我们欢迎(设立这些专业机构), 但必须有一定的审批程序。” 银行已做好应对资产管理新规的准备。 早在去年11月, 央行就联合发布了各监管部门发布的《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条例》。 《业务(征求意见稿)》规定, 主营业务不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资产管理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暂时不符合条件的, 可以设立专门的资产管理业务运营部开展业务。 经过四个多月的征求意见讨论, 3月28日, 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产管理指导意见》)。 “预计《资管指导意见》正式发布后, 资管子公司的设立将迎来有利窗口期, 银行设立资管子公司的积极性有望增强。”徐成元 董希淼也分析指出, 这之后肯定会加快相关进程, 大中型银行一般都应该设立资管子公司, 当然也不是所有银行都必须设立资管子公司, 一些资管业务规模小、专业能力弱的中小银行不需要设立。 设立部分事业部作为短期过渡 记者注意到, 在子公司成立之前, 中信银行首先 实施资产管理分工制度。 “资产管理分部制度接近附属机制, 风险管理、薪酬和人才机制相对独立, 授权充分。” 中信银行副行长方合英在2016年表示, “一旦监管政策出台, 资产管理公司的设立将放开, 我们将迅速实现无缝对接。” 此外, 资管新规实施对上市银行业绩的影响也成为近期关注的重点话题。 . 受投资资金结构、投资节奏等因素影响, 资产管理业务整体收益率有所下降。”中信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数据显示, 报告期内, 中信 本行实现理财业务收入55.36亿元, 比上年下降21.27%;为客户创造收入456.56亿元, 比上年增长19.92%。 中信银行总裁在业绩发布会上也分析指出, 银行要做好自身的应对, 资管业务要回归本源。 中国, 但现在应该成立。 从结构上看, 我们目前净值产品占比较低, 是下一步发展的空间。也是未来的增长点。 “工行行长顾澍也表示, 随着资管新规的出台, 强监管的影响将持续, 银行已做好准备。在资金来源方面, 已经在构建净值产品体系;在 投资方也在不断研究非标转换;在风控方面, 也在不断简化产品体系, 减少嵌套, 增强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