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推广是否有黑幕?三力制药销售费为何人均300万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5日
       北京报道, 部分企业吐槽新三板已成“鸡肋”, 上市已久, 零交易、零募资。可以看出, 以医药制造业为基础, 以中成药起家的三立药业,

自筹备新三板上市以来,

已成为机构热捧的明星企业。公司于2015年1月完成股改, 当年5月成功引入投资者。他们以每股9.87元的价格引入广发证券、信德一期、珠海康源, 增资557.23万股, 共募集资金5500万元。 2015年8月17日, 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832708)。 2016年8月, 以每股12.50元的价格向深圳同创12家私募机构和1名个人投资者发行1673.1万股。增资总额为2.09亿元。仅新三板的两次融资就达到了2.64亿元, 是三立药业改制时净资产1.09亿元的2.4倍。上市期间市值接近45亿元。 2018年6月, 三立药业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去年12月21日, 公司提交招股书, 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预计发行不超过4074万股, 募集资金2.37亿元, 用于GMP改造二期扩建。项目, 药物R三立药业在招股书中表示, 自公司成立以来, 始终坚持中成药发展战略, 专注于咽喉疾病中成药和儿童特殊药领域。 )和开后健喷雾剂均为市场独家品种, 在咽喉疾病的中成药喷雾剂市场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
       但成功的也是萧何, 失败的也是萧何。报告期内(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 三立药业的主要产品为开后健喷雾剂(儿童型)、开后健喷雾剂和强力天麻杜仲胶囊。仅依靠3个产品, 报告期内, 三立药业实现了62.22%、65.04%、66.47%和65.49%的超高毛利率, 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59亿元和5.15亿元. 、6.38亿元、3亿元, 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261.01万元、7487.97万元、8762.82万元、5716.45万元。三立药业表示, 公司采取以开发独家优势品种为重点的产品开发战略, 重点开发开喉剑系列。然而, 单一的产品集中度也成为了公司发展的困境。报告期内, 公司开后健喷雾剂(儿童型)和开后健喷雾剂的总销售收入分别为3.29亿元、4.88亿元、6.12亿元和2.87亿元, 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91.55分别为 %、94.91%、95.8% 和 95.66%其中, 儿童用品销售收入分别达到2.75亿元、4.07亿元、5.18亿元和2.41亿元, 目前收入已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80%以上。也就是说, 公司的营收对凯后健喷雾(儿童型)和凯后健喷雾这两款产品的依赖度很高, 尤其是儿童产品的营收是绝对依赖的。开后健喷雾剂(儿童型)和开后健喷雾剂均为公司独家品种, 但儿童型是唯一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儿童口腔及咽喉疾病的喷雾剂型, 已纳入国家医保列表。这正是公司不得不面对的风险因素。三立药业的主要产品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利润的影响因素只能通过产品中标价和原材料采购价格的变化来调整。当前, 国家正全力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药品集中采购、全面推进医保费用控制制度。如果公司主要产品的中标价格下跌, 将直接导致业绩下滑。三立药业在招股书中也承认, 公司主营产品面临投标价格下跌的风险, 产品相对集中, 对主营产品的依赖度较高。 , 将对公司整体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同时, 由于对主要产品的过度依赖, 公司也面临较大的产品质量风险。
       如果发生质量事故, 将导致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在国家医疗事故处罚措施更加严厉的当前形势下, 公司的质量抗风险能力明显不足。事实上, 该公司的供应商已经因产品质量问题受到处罚。公司2017年最大供应商被曝生产经营不规范。 2018年5月, 亳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限期整改; 2018年公司抽检不合格; 2018年, 公司另一供应商安徽顺和堂中药有限公司因严重不符合要求, 被没收GMP证书。如何解决上述重点问题,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并致函三立药业, 要求采访公司董事会秘书张千帆, 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另一个困扰投资者的问题是, 三立药业的主要产品已被纳入医保目录, 市场主要看国家药品采购中标情况。据说公司的销售费用没有大问题。但是, 该公司的销售费用非常高。报告期内, 公司营业费用总额分别为3.08亿元、4.47亿元、4.88亿元、2.52亿元, 其中营业费用仅为1.36亿元、1.8亿元、2.14亿元、1.03亿元元分别。 %及以上的毛利率计算, 公司的营业利润远超数千万元。毛利润去哪儿了?三立药业给出的答案是销售费用。报告期内, 公司各期销售费用分别高达1.57亿元、2.38亿元、3000万元。1.03亿元、1.35亿元, 各期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45%以上。并且在报告期各期末, 销售人员构成了公司员工的绝对主体。各期员工总数分别为176人、223人、284人、288人。截至2018年6月30日, 销售人员占比44.79%, 达到129人, 生产技术人员仅93人, 占比32.29%。也就是说, 按照2017年的销售额测算, 三立药业销售人员人均销售支出高达近300万元。三立药业认为, 公司销售费用构成基本稳定,

营销费用占比较高, 这主要得益于公司专业学术推广的销售模式。什么是专业学术推广?专业学术推广模式根据公司自有销售团队规模能否满足渠道需求, 可分为专业学术推广模式(学术推广服务商)和专业学术推广模式(自建团队)两种推广和维护。药品营销通过组织召开各级产品相关学术会议、指导医生开药、持续跟踪收集产品疗效等方式进行。因此, 成本高于传统的分销模式。
       一位曾在国外药企工作的医学代表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专业的学术推广简直就是医学代表的变形, 与医学代表相似, 只是名字比医学代表好。葛兰素史克医药行贿事件后, 国家重点打击医药销售行贿, 所谓的专产业化学术推广是变相组织会议, 以讲课费、研讨费等形式向医生支付费用, 以赞助费等形式向医院医疗机构返利, 向医监领导带来利益专家费形式的制度。目前, 这种模式已逐渐成为医药制造销售的主流模式。上述医药代表表示, 如果医药企业不广泛开展学术推广和营销, 营销壁垒难以打破, 产品也难以进入医院处方目录。学术营销用得好, 可以复制为模式, 用得不好, 就会把药企误入歧途。在竞争的推动下, 不合规的学术营销形式多样, 严重影响患者的健康、视听和健康。用药安全。医药推广是否有黑幕, 取决于药企是否还在“带金销售”, 是否变相向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提供经济利益等利益。三立药业高昂的学术推广和销售费用是如何构成的?是否存在变相行贿行为, 公司未及时回复《华夏时报》记者。但根据三立药业的招股书, 营销网络的广度决定了该药能否覆盖全国各地的医院, 而行业内的新药企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来打造自己的营销网络;营销网络的深度决定了能否有效改变医生的用药习惯。与学术推广服务商的合作关系能否持续稳定, 双方营销活动是否默契配合, 对新入局的药企构成巨大挑战。公司将长期采取学术推广的销售模式, 销售费用对公司来说仍将是一笔巨大的成本,

是否会出现违规行为将取决于公司的控制规模。对此, 《华夏时报》记者也将继续关注。编辑:颜辉主编:陈峰